当前位置:首页 主页 > 世界之最 > 最新世界之最 > 正文

警惕日本对华情报战:日本是全球最大中国研究国

2017-06-03 03:31

警惕日本对华情报战:日本是全球最大中国研究国

石原莞尔(资料图)

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除了常规间谍手段,日本关东军情报机构还组织多次“参谋旅行”,秘密到长春、哈尔滨、海拉尔、洮南、山海关、锦州等地实地侦察,筹划侵占中国东北的作战方案。

日本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秘密潜入中国兴安岭地区进行兵要地志调查,勘探战时日军沿兴安岭斜向纵段深入时的宿营、给养、给水、行动的难易情况。宁夏大学沈尼克教授在他的《百年来日本对中国战场调查——日本侵华兵要地志纵横谈》中写道:“日军参谋本部要求,须对区域的地质、山地、平原、河川、湖沼、森林、居民等地理要素进行战略战术上的评述。如山地的比高、起伏、状态、植被状况等对军队展开、运动、指挥、联络、展望、射击及方向维持的难易”等。

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缴获并翻译的日军《野战骑兵排长必携》手册,更是细致到令人吃惊的程度:“满洲之土地,稍遇阵雨,则忽成泥泞,因此发生黏着力,以致增加马掌脱落之事。”抗战中中国军队在湖南发现缴获日军印制的湖南地图极其精准,于是干脆使用侵略者的地图指挥作战。

当前日本对华情报战

近年来,日本的对华情报活动进入一个新的高潮期。信息时代的战争方式主要是远程精确摧毁,精确摧毁需要精确定位,为此,日本间谍对华情报获取方式改变为非法精确测绘。

据公开报道,2002年10月26日,日本驻华武官天野宽雅在宁波军事禁区内搜集情报时,被中国相关部门发现并逮捕。

2005年9月14日,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技术研究所所长大林成行以旅游者的身份入境,与他的学生东俊孝9月23日到达新疆和田市,并于当晚在和田市机场附近一处屋顶安装GPS接收机作为固定站,另一台GPS机安装在他们乘坐的汽车里作为流动站,用来采集数据。

他们观测并采集了和田机场、和田市至当地重要水利设施公路的地理坐标数据,精确度达到20至50厘米。两人被查扣后,发现其便携式电脑里还有中国其他省市的相关测绘数据。

2007年3月23日至27日,日本人佐藤正光、水上和则携带两部手持GPS接收机,1∶25万、1∶50万比例尺英文版地形图光盘、笔记本电脑等,以考古研究名义在江西省南丰、鹰潭、上饶、铅山等地,擅自实施测绘窃密活动。江西省国家安全机关联合测绘部门对其审查,发现他们采集的坐标点位数据中有2个绝密级、4个机密级、1个秘密级军事秘密,对我军事设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